《楚辞》中的动物意象-CNKI知网查重检测系统入口

《楚辞》中的动物意象

2020-02-14
作者:中国知网论文查重入口
根据周秉高先生《楚辞动物考》对《楚辞》动物的研究统计,其中写到了65种,包括飞禽走兽等的动物,它们同样有善恶、虚实之分。在他的这篇文章中,对这些动物进行了非常详细地介绍,包括它们的种类、形态、习性、功用都有介绍。我在统计中发现,不同篇幅中提到的动物数量也有明显的差别,有些篇幅提到的很少,有些很多。周秉高的《楚辞动物研究》将动物分为飞禽、走兽、鱼鳖、虫豸四类进行研究,这种研究方法与宋代吴仁杰在《离骚草木疏》中对植物研究的研究方法极为相似,可以说是相得益彰。我主要从它的意象来解析这些动物,并对一些没有提及或介绍不全的动物的形态功用进行补充。
3.1 烹羊宰牛
牛羊不论是古代还是如今都是人类生活中常见的动物,它们被人类驯化,是古代主要的家畜,在草原上,游牧民族通过放牧饲养它们,在南方小镇,百姓就散养或圈养,它们多吃青草或其它植物。
3.1.1 牛
《楚辞》中的牛也就是我们平常看到的普通牛,大多为黄色或黑色,是最常见的,也是分布最广的一种,《天问》中有“胡终弊于有扈,牧夫牛羊?”就是说(王亥秉承王季之德,受到他的父亲褒奖。)为何终遭有易之难,让他在此放牧牛羊?也就是说诗人认为放牧牛羊是一种卑微苦难的差事。之后有“恒秉季德,焉得夫朴牛?”王恒秉承王季之德,哪里得到大牛满栏?这一句和上一句意思相近。这里的“朴牛”就是描写牛的大小。“参目虎首,其身若牛些。”三只眼睛的虎头怪,身体像牛一样壮硕。这里是描写幽冥王国的九曲土伯,是想象中的地方和类似怪物一样的东西。用牛来形容一个怪物身体壮硕,牛有身体健硕之意。
牛作为食物时有“肥牛之腱,臑若芳些。”肥牛的蹄筋是美味佳肴,炖得酥酥烂扑鼻香。让人看了也垂涎三尺,牛作为一道美味佳肴,也深受大家喜爱。
 
3.1.2 羊
羊是人类的家畜之一,羊毛的主要来源。其毛色主要是白色。我国主要饲养山羊和绵羊。北方绵羊较多,南方饲养山羊。《说文解字》说:“羊,祥也。”西汉董仲舒有云:“羊,祥也,故吉礼用之。而且“吉祥”也写作“吉羊”,所以羊有吉祥之意。但是在《楚辞》中提到的羊几乎很少,有,其取意也不是吉祥,而是曲折徘徊以及平庸低俗之意,比如贾谊的《惜誓》:“使麒麟可得羁而係兮,又何以异虖犬羊?”假如麒麟被关在笼子里了,它和犬和羊又有何不同呢?这里把麒麟和犬羊进行对比,凸显麒麟的高贵独特,犬羊的庸俗。《楚辞》中羊的大多数用法是“相羊”,亦作“相佯”或“相徉”,意思是徘徊盘亘。《离骚》中有“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遥以相羊。”是把羊和别的字组合起来用,折下若木枝用来挡住太阳,我可以暂且从容地徜徉。还有《大招》里的“羊肠”,“西薄羊肠,东穷海只。”是山名,洪兴祖《楚辞补注》中记录:“战国策注云:羊肠,赵,险塞名,山形屈辟,状如羊肠。今在太原晋阳之西北。”可见他说取羊肠曲折之意。
 
3.2 龙飞凤舞
龙凤在《楚辞》中也算出现较多的动物,作为吉祥权力高贵的象征,它们是虚构的,和前一组真实日常的牛羊形成鲜明的对比。龙凤在中国传统中代表着吉祥如意,有龙凤呈祥这样的成语。龙凤同样作为吉祥图案出现在中国古代许多饰品器物建筑上,关于它们的神话传说也是数不胜数。
 
3.2.1 龙之舞
龙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异动物,常常用来象征祥瑞,是汉族最具代表性的传统文化之一,龙的传说以及龙文化非常丰富,中国人自称龙的传人,其在《礼记·礼运第九》中与凤、龟、麟一起并称“四灵”。中国龙形象的组成源于现实,起到避灾、祛邪、祈福的作用。《说文解字》记载:“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本草纲目·翼》云:“龙者鳞虫之长。王符言其形有九似: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是也。其背有八十一鳞,具九九阳数。其声如戛铜盘。口旁有须髯,颔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头上有博山,又名尺木,龙无尺木不能升天。呵气成云,既能变水,又能变火。”可见龙是人们认为神通广大的一种生物。《楚辞》中几乎每一篇都或多或少写到了龙,龙在这里面也有很多种说法,比如《离骚》中的“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用飞龙为马给我驾车,车上装饰着美玉和象牙。“麾蛟龙使梁津兮,诏西皇使涉予。”指挥蛟龙在渡口上架桥,命令西皇将我渡到对岸。“驾八龙之婉婉兮,载云旗之委蛇。”八龙驾车蜿蜒前进,载着云霓旗帜随风卷曲。这里的龙使整个画面更加有气势,更壮观,体现出了诗人豪迈的个性和尊贵的气质。《九歌·云中君》:“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九歌·湘君》:“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写的都是驾龙的场景,用来烘托气势,这样的例子在《楚辞》中很多,就不一一例举了。
有一种类型的龙叫蛟,《九歌·湘夫人》中有“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蛟是古代传说中一种能发洪水的龙,这句的意思是驼鹿为什么在庭院里觅食,蛟龙为甚在水边回游?这是幻想的一些浪漫主义的场面,给人一种神秘而美丽的画面。
虬是古代神话传说中有角的小龙,也有说是没有角的幼龙。王逸注《离骚》、《天问》皆言有角曰龙,无角曰虬。《离骚》:“驷玉虬以桀鹥兮,溘埃风余上征。”《九章·涉江》里面有“驾青虬兮骖白螭,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也是把这些虬用作像马一样的交通运输工具。
螭龙是龙属的蛇状神怪之物,是一种没有角的类龙生物。《九歌·河伯》里有“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把骖螭并用。“玄螭虫象并出进兮,形蟉虯而逶蛇。”无角黑龙与水怪一起出没,体形屈曲宛转延伸。有一种阴森可怖的感觉,看来不是所有龙都是尊贵吉祥的象征,这也有点像西方人眼中的Dragon,有一点邪恶血腥可怖的感觉。
说完龙的种类我们来说说《楚辞》中出现的有关龙的东西。《九歌·东君》里有“驾龙輈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驾着龙车车声如雷,遍插云旗旗帜随风扬。其实这里的“龙輈”也是龙拉的车。《九歌·河伯》中有“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珠宫;”用鱼鳞做屋瓦,厅堂画上蛟龙,紫贝饰门阙,珍珠饰玉宫。这里的“龙堂”、“珠宫”都有龙宫的意思,是想象的河伯居住的地方,描绘出河伯住所的华丽高贵。《九章·哀郢》里有“过夏首而西浮兮,顾龙门而不见。”过了夏首一路飞流直下啊,回头已看不见郢都城门在何方。这里诗人是在感叹悲伤自己的国家动荡,人民颠沛流离,“夏首”和“龙门”是两个地方,表达出作者对祖国的热爱和依恋。“龙门”是楚国都城郢都的东门。“仰观刻桷,画龙蛇些。”则是把龙与蛇的形象雕刻在了方椽上。
 
3.2.2 凤之飞
凤凰,亦作“凤皇”,是古代传说中的百鸟之王。凤凰齐飞,是和谐吉祥的象征,它自古就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元素。最初在《山海经》中的记载仅仅是“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后来又演变出了许多复杂的形象。
《小学绀珠》卷十记载:“凤象者五,五色而赤者凤;黄者鹓鶵;青者鸾;紫者鸑鷟,白者鸿鹄”,在《楚辞·离骚》中有:“鸾皇为余先戒兮,雷师告余以未具。吾令凤鸟飞腾兮,继之以日夜。”鸾乌凤凰为我在前戒备,雷师却告诉我说还没安排妥当。我命令凤凰展翅飞腾啊,要日以继夜地不停飞翔。这里的“鸾皇”是鸾与凤,皆瑞鸟名,比喻贤士淑女。王逸注:“鸾皇,俊鸟也。皇,雌凤也。以喻仁智之士。”“凤鸟”就是“凤凰”。“凤凰翼其承旂兮,遇蓐收乎西皇。”凤凰张彩翼支承云旗,在西帝那儿遇见金神蓐收。这里诗人幻想自己来到神话的世界里,与神仙龙凤生活在一起。把凤凰描写得很美好,它那鲜艳的羽毛,优美的体型和动作都展现出来。《远游》中还有“祝融戒而跸御兮,腾告鸾鸟迎宓妃。”青鸾神鸟将宓妃远迎的神话。“众鸟皆有所登栖兮,凤独遑遑而无所集。”凡鸟都有地方可以栖息,唯有凤凰无处可停靠好孤独。“谓骐骥兮安归?谓凤皇兮安栖?”你说骏马到哪里去找归处?你说凤凰到何处去寻归宿?两个反问增强语气,诗人以骐骥凤凰自喻,众鸟就是其他朝中之臣,进行对比,表达出自己徒有一身本领,却不被人所理解,不能被君王赏识的无奈之情。“鸿鹄代游,曼骕驦只。魂乎归来!凤凰翔只。”虽然前面有提到中国神话传说中鸿鹄是白色的凤凰,但这里的鸿鹄是天鹅的意思,后面才是凤凰。天鹅和鹔鷞在水池中嬉戏,凤凰在天上飞舞。
 
3.3 良驹驽马
马是一种很常见的动物,作为一种草食性动物,在4000年前就被人类所驯服。马在古代也曾是交通运输、农业生产以及军事等活动的主要动力。它也有许多品种以及别称,不同品种的马体格大小相差悬殊。马有毛色血统之分,它的身体部位甚至有入药的功效。《离骚》中有:“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骐骥”是古代千里马,骏马的称呼,表达出诗人豪迈的性格。《卜居》:“宁与骐骥亢轭乎,将随驽马之迹乎?”是宁愿和良马一起呢,还是跟随驽马的足迹呢?将一好一坏两种马进行对比,体现出屈原刚正不阿的个性。“郤骐骥而不乘兮,策驽骀而取路。”拒绝乘坐那优良的骏马,却一定要鞭策这劣马让它上路。这是在讽刺这世上无人能驾驭骏马,这个世道的扭曲。“青骊结驷兮,齐千乘。”四匹青骊驾起一乘车,千乘猎车并驾前行。“骊”是纯黑色的马,常常是四匹并驾。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知网查重 » 《楚辞》中的动物意象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yqssfw.org/zwzc/2020-02-1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