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意象的生命之美-CNKI知网查重检测系统入口

《楚辞》意象的生命之美

2020-02-13
作者:中国知网论文查重入口
《楚辞》在中国文化系统中有着非凡的意义,它是以战国时楚国屈原的创作为代表的一种新诗体,屈原首创,然后由后人模仿,最后汇编成集。其中的生命意象纷繁复杂,包括各种植物,动物等。前人关于《楚辞》这方面的专门研究也有许多,较著名的一些有宋代吴仁杰的《离骚草木疏》,林至的《楚辞草木疏》、谢翱的《楚辞芳草谱》,明代有屠本畯的《离骚草木疏补》,清代周拱辰的《离骚草木史》,祝德麟《离骚草木疏辨证》等等,还有一些是总体解注《楚辞》的著作,关于动植物意象的描写分散其中,需要自己归纳整理,或者是分板块在某一部分,比如东汉王逸作注的《楚辞章句》,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辨骚》、南宋洪兴祖《楚辞补注》、朱熹《楚辞集注》、清代王夫之《楚辞通释》、郭沫若《屈原研究》,闻一多《楚辞校补》,姜亮夫《屈原赋校注》等,这些都是一些有重大影响的楚辞注本,这里就不一一列出。
前人的研究如此之丰富,我们就需要从这些研究中再提炼归纳出自己想要研究的那部分内容。通过对比发现,《楚辞》中的动植物和《诗经》中的大多相似或相同,但是两者又有许多不同,《楚辞》更偏向浪漫主义色彩,文章总体可能有点晦涩难懂;《诗经》写实的更多一些,比较贴近于生活,文章浅显易懂,而且诗歌大多讲究韵律,所以读上去朗朗上口。《楚辞》中会出现更多虚幻的动植物,比如凤凰,鸾鸟,虬,蜲蛇,麒麟,龙等古代神话传说中才有的动物,植物更偏向于选择真实的,但也有它的特点。
在《楚辞》中出现的比较多且典型的一些生命意象,比如香草,兰,橘树等都是前人研究关注的重点内容,前两者是作为植物配饰或图腾出现,香草寓美人,兰是君子高洁的象征,橘树也是一种正直独立的象征,寄托着诗人对故土的热爱。王逸所作的《楚辞章句》是《楚辞》最早的完整注本,他评价《离骚》“故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灵修美人以媲于君。”大概就是这样的生命意象的比兴手法的运用,形成了《楚辞》的特点,这可能也是对《诗经》比兴手法的一种传承借鉴。在《诗经》中常出现的生命意象有桃花,桑树,瓜果鱼鸟等一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物,与我们,特别是《诗经》那个时代的农耕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大多寓意着美好的爱情,或对生殖的崇拜,对丰收的渴望等。在我看来,如果《诗经》偏向于儒家的入世,人的社会伦理道德,那《楚辞》就像道家的思想,自由而超凡脱俗。
 
  1. 《楚辞》及其意象简述
《楚辞》最初是由屈原创作的,后来收录了包括宋玉以及汉代淮南小山、王褒、刘向、东方朔等人的辞赋共十七篇,全书以屈原的作品为主,其它多数也是在此基础上承袭改进屈赋的形式。
《楚辞》具有典型浓厚的楚地特色,作为长江流域的文化,其中所描写的事物自然也离不开这个地方的一切,宋代黄伯思曰:“盖屈宋诸骚,皆书楚语,作楚声,记楚地,名楚物,顾可谓之‘楚辞’”。许多学者都认为楚人属于苗蛮族。周谷城也在他的《中国通史》中指出,楚人自称“蛮夷”。因为起源于楚国,身在南方,有一种南方人特有的柔美的性格,浪漫的思想,生活较奢靡,环境清幽,这与《诗经》的北方特点,黄河流域文化,人民性格的刚烈,山川的壮阔,生活条件艰苦,意域偏于现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并且楚国还深受巫风文化的熏陶,这里一直盛行着殷商时代一种迷信色彩浓厚的巫风文化,在当时老百姓眼中,他们认为巫,神通广大,能通天地、交鬼神、寄死生。所以他们有崇信鬼神的风俗,喜欢举行祭祀活动,祭祀时还要奏乐、歌唱、跳舞以娱神,他们跳的这种舞叫巫舞,是专门在祭祀的时候跳的。这种巫术风俗的熏陶,培养了人们丰富的幻想力,滋长出了美丽的歌辞和舞蹈,给楚辞提供了养料。南方祭歌那神奇迷离的浪漫精神,也深深地影响甚至决定了楚辞的艺术表现方法及其风格特征。而这些地域文化因素也是其意象形成的重要原因。
意象的形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楚辞》也不例外,那就是诗人自己的人生遭遇和品格,以屈原为例,作为一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爱国是他最重要的品格之一,对国家命运前途的担忧,对故土的热爱以及在官场上遭冷遇,排挤都构成了他诗歌的一部分,但这些阻挠,嫉恨都无法动摇的,是屈原内心的崇高品格和美的人格,他以百折不挠,宁死不屈的精神和这一切进行着顽强的抗争。这一切都能从他的诗歌中体现出来,鲁迅曾评价他的诗歌:“逸响伟辞,卓绝一世。”《史记·屈原列传》中对屈原进行了这样的描写:“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
上官大夫与之同列,争宠而心害其能。”这些在《离骚》中都有很好的体现。
《楚辞》中的意象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人生意象,以历史人物或他们的典故为意象,也有一些是带有神话色彩的人物,有正面和负面的两种,正面的有:尧,舜等万世楷模,这些体现了屈原的“美政”思想;负面的有:夏桀、商纣,周幽王等。他将历史上的明君,昏君对比,表达出自己对君明臣贤的向往,对昏君佞臣的痛恨;自然意象,楚先民对自然的崇拜,主要表现在对日、月、星辰、山川、河流、雷电、风雨等的崇拜,所以这也体现在了屈原的作品中,主要有天文、地理、植物、动物等这些自然景观现象,这其中植物又是非常著名的。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把植物和人的品格理想生命结合在一起,赋予它们人的特征,比如《离骚》中的名句“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把“荠荷”和“芙蓉”两种植物的叶子当作一种高洁正直的象征,暗指诗人期望国富民强的政治愿望以及诗人洁身自好的操守和特立独行的个性。《橘颂》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橘树也是我很喜欢的一种植物,诗人在其中把自己比作故乡的橘树,“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独立不迁,在南方的土地上繁茂地生长,坚守着自己的宿命,美丽可爱;“精色内白,类任道兮。”又像柑橘一样,在绚丽的外表下有一颗洁白的心。在常森的《屈原及楚辞学论考》中也对屈原笔下的橘树进行了深度解析:橘树是美丽可爱的,却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它的枝条上密布着层层叠叠的尖锐小刺。
除了香草美人的意象以外,还有就是动物的意象。楚国先民以凤凰为图腾。在他们的眼里,凤是一种神鸟。屈原《九歌·少司命》中写道“凤凰在簸兮,鸡鹜翔舞。”比喻黑白颠倒,自己如同一只凤凰被关在笼子里,而其他那些佞臣就像鸡鸭在外面乱舞。这是屈原用的最多的一种比喻,把凤凰鸷鸟和燕雀乌鸦做对比,体现出自己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洁品质。
《楚辞》中第三种意象是神话意象,这些丰富多彩的神话意象构成了其浪漫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使其在历史文坛上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它包括许多中国古代的神话人物和故事,如太阳神羲,《离骚》中的月神望舒、云神丰隆、风神飞廉、雷神雷师等。《离骚》中神仙居住的地方昆仑山,咸池等。宓妃、商汤、夏禹、夏桀、浇、鲧、启等。 这些总类繁多的神话意象是用来表达诗人心理的抽象符号,它们大多以传说中人物形式存在,既有所喻指,又进一步增强诗的感染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知网查重 » 《楚辞》意象的生命之美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yqssfw.org/zwccjy/28.html